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影

金宇彬家世 杨绛 中国性别之殇

很多人知道杨绛是因为钱钟书的名字,钱钟书的《围城》1947年出版以来,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很多国家出版,后来又被搬上银幕,为广大观众所熟知。杨绛才华出众,作为作家、戏剧家、和翻译家有很多作品,但多数人没有看过杨绛的作品,甚至于连她作品的名字都说不出来。钱钟书曾评论杨绛为“最才的女,最贤的妻”,正是因为这样高的评价,而且出自大家之笔,大家才开始关注杨绛,才有机会认识杨绛的才华。无疑,杨绛是中国性别之殇。

杨绛先生, 同性恋作家?

大家以各种形式缅怀这位伟大的女士,但无一例外,所有新闻以及微信文章都称杨绛为“先生”。最常见的缅怀语“先生一路走好,风骨永存” 刷屏微信圈。

孩子上初中,没有读过杨绛的任何作品。发微信问我,“杨绛是同性恋吗?为什么杨绛先生和钱钟书先生是一对”?我强忍着笑了两分钟,告诉她,

“杨绛是女的,是钱钟书的夫人。中国对待德高望重的女性冠以先生的称号,是尊重的意思” 。

“为什么把女性说成男性就是尊重了?那言下之意就是女的不如男的,如果女的做得和男的一样好的话,就值得尊重呗” 。

“也不能这么说,先生,不是一个性别称谓,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先生是性别称谓啊,全中国人民,有文化,没文化的人都知道先生男性的称谓啊”

我无语------我们曾经称“宋庆龄”为“先生”;从去年开始,大家又开始称“屠呦呦”为先生。因为这些女性取得了非凡的成绩,就冠以她男性称谓。孩子的话,让我反思,我们文化难道不能以伟大女性自己的性别身份赞扬她吗?

男权社会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以男性的为准则定标准。在男权文化下,男尊女卑,但如果女性能够突出重围,作出贡献,就可以和男性一样的待遇了,这种男性标准从吃饭,到上厕所,甚至延伸到性别称谓上,无处不在。吃饭文化:在很多地方女性不能上桌吃饭,但如果女的在外面做事,或者职务比较高的话,就可以破例和男性一样的待遇,上桌吃饭了。厕所的设置,《联合国人道主义援助宪章》里规定,在考虑到男女身体差别的情况下,女性和男性厕所蹲位合理的比例应该是3:1,但在中国,往往是男性为标准,男女1:1的比例,因此,在火车站、电影院、比赛场馆、学校等很多地方,都出现男的厕所门可罗雀,而女性厕所车水马龙,排很长的队伍的现象。性别称谓:杨绛的家世使她能够有别于普通老百姓家的女儿上学、出国,最后成为出色的女性,所以她等够赢得男性标准的称谓。但在男权文化的架构下,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有机会出来出国上学的。

有了杨绛,才能有钱钟书;但没有了钱钟书,杨绛写出了更多的作品。

很多人知道杨绛,是在最近十多年。但其实,抗战的八年,杨绛在小学教书,一边写剧本贴补家用,凭《称心如意》《弄真成假》等几部剧作饮誉上海,可以说,成名比夫君更早。但后来,随着钱钟书在文坛慢慢的崛起,杨绛就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照顾钱钟书的身上,而没有时间再全身心的投入写作了。正如杨绛在书中所描述的:

钱钟书说:“我把墨水瓶打翻了,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

杨绛说:“不要紧,我会洗。”

钱钟书不相信,说:“那是墨水呀!”

杨绛说:“墨水也能洗。”

过了几天,又说:“我把台灯砸了。”

杨绛说:“不要紧,我会修。”

不难看出,杨绛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活,不仅是洗洗涮涮,而且修理家具电器等工作也都落在杨绛在身上。除此之外,虽然两个人都是知识分子,但家里的资源分配也都是倾向钱钟书的。徐泓在《超凡脱俗的钱钟书伉俪》一文中提到,她曾经到访过钱钟书家,发现除了书柜,屋里必不可少的还有书桌。一横一竖两张旧书桌,大的面西,是钱钟书的;小的临窗向南,是杨绛的。

“为什么一大一小不一样呢?”徐泓问到。

“他的名气大,当然用大的,我的名气小,只好用小的!”杨绛回答。

钱老马上抗议:“这样说好像我在搞大男子主义,是因为我的东西多!”

所以,钱钟书的成功似乎是必然,因为杨绛不仅放缓了她已经斐然的写作工作,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而且家里的有限资源也都是紧着钱钟书先用。杨绛的父亲曾经对钱家表示不满说我养出来的女儿不是你们家的老妈子,老妈子你们自己请。钱钟书除过写作外,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样的情况下,钱钟书才写出《围城》这样的作品出来。也就是说,是杨绛成就了钱钟书。

而杨绛自己的多数作品,则是在自己照顾自己的情况下完成的。尤其是在1998年钱钟书离世之后开始的。因为她不需要照顾钱钟书了,可以有全身心的时间来写作了。她整理钱钟书先生《钱钟书手稿集·容安馆札记》、《钱钟书手稿集·中文笔记》、出版小说《洗澡之后》、完成9卷本的《杨绛全集》、以及她和清华大学签订协议书,设立 “好读书奖学金” ,帮助爱好读书的清寒子弟完成学业等。很庆幸,杨绛活了105岁,如果她和钱钟书同龄离世呢?那她就永远不可能写出后来的那些《我们仨》《洗澡之后》等作品了,才女的名号也是成就不了。所以,有了杨绛,才有了钱钟书,才有了《围城》,但没有了钱钟书,杨绛才能写出更多的作品来。

只有作为妻子,才能被评价为成功?

很多人了解杨绛多半是钱钟书那句“最美的妻,最才的女”。正是因为杨绛出色的妻子的角色,才能得到丈夫以及男权社会的认可,才有了进一步的机会让世人了解她的才华。如果没有了妻子的身份,很男想象她的才华会被认可的。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女性的身份有很多:自己、女儿、母亲、妻子等,最为重要的角色当然是自己。而在中国,在男权文化下,最重要的角色却被演绎成了妻子。

杨绛的三姑是杨荫榆,也是位才女,对中国社会做出的贡献比杨绛大的多,但有几个人知道她?杨绛之所以能够上学,受到杨萌榆的影响非常大。杨绛曾回忆,她的三姑母杨荫榆长得不好看,性格也倔强,从小就不得父母的欢心。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家里给她定亲也比较草率,仅仅因为门第相当,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就将她嫁给了一个弱智的蒋姓男子为妻。这段短暂的婚姻生活非常不幸,结婚后因为丈夫和公婆的专制,不能返校读书,杨荫榆因此要求离婚。在当时社会引起很大反响。杨荫榆后来东渡日本留学学士,然后又赴美留学,进入哥伦比亚大学获教育学硕士学位,她于1924年2月她被任命为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大学校长。在婚姻失败后决定不再嫁人,专注事业。1935年,杨荫榆倾尽全部积蓄,在苏州创办二乐女子学术研究社,要求学生 “注重道德品性,真才实学,崇尚朴实”。对中国的教育事业,以及女性的解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仅仅因为她没有妻子的角色,当时的文豪鲁迅作文《寡妇主义》就把批判的矛头指向她,并在多篇文章中辱她为“恶寡妇” “坏淫媒” “发春的”。鲁迅这个坐拥双妻的男性,享有着精英文人的革命和性别双重话语权以及新旧两式的性资源。只是因为杨荫榆没有符合女性作为妻子的角色,就对她恶语相加,没有人关注到杨荫榆对于中国女性的解放,以及中国教育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女性的自我身份的认同是女性觉醒的表现。1983年两会的时候,时任政协主席的邓颖超在面对中外媒体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就明确表示:大家要写报道关于我的,就写政协主席邓颖超怎么样,不要再写成周恩来的遗孀了,你们是因为我是政协主席来采访我的,不是因为我是周恩来的遗孀采访我的。我是邓颖超,我有自己的名字。就是女性自我身份认识觉醒,对社会发出的呐喊。

前两天对蔡英文单身身份的攻击,以及以前发生的对韩国总统朴槿惠单身身份的攻击等都足以说明中国性别认识的狭隘。对单身女性、离婚女性,以及未生育的女性的污名化是男权文化的主要特点。作为女性,不管你做得多么出色,只要你没有“贤妻”的身份,你都是应该感觉可耻的。媒体关注杨绛,不是因为她的作品,仅仅是因为她的“最贤的妻子”身份。在她离世的时候,媒体千篇一律地用的题目是《钱钟书夫人杨绛先生去世,享年105岁》。从杨绛的离世,可以看出这个时代,我们社会对女性知识分子的想象之窄化、感受力之苍白、表述之贫乏。杨绛始终在活钱钟书的影子里,没能活出自己,我们为这位有才的女子感到悲哀,也为中国的女性感到悲哀。

总之,这位非常有才气的女性在世的时候从来没有做过自己,在她离世的时候,我更愿意让杨绛作回自己,受到大家的尊重,因此送上缅语:着名作家、戏剧家、和翻译家杨绛女士一路走好,风骨永存!

金宇彬家世 杨绛 中国性别之殇

很多人知道杨绛是因为钱钟书的名字,钱钟书的《围城》1947年出版以来,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很多国家出版,后来又被搬上银幕,为广大观众所熟知。杨绛才华出众,作为作家、戏剧家、和翻译家有很多作品,但多数人没有看过杨绛的作品,甚至于连她作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