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豆芽菜的爱 我们为什么要黑女首富周群飞的私生活

近日“男马云女群飞”的说法在朋友圈不胫而走。周群飞,这个中性的名字伴随着蓝思科技股价的持续增长已然成为中国女首富的代名词,而有关周群飞早年的“小三上位”、“挖墙脚”传言也再次成为公众津津乐道的对象。近日女首富周群飞就传言首度做出了回应“我不是小三”。

当一个女人一反温柔、乖顺的常态进入男性话语权占主导公众领域时 ,她取得的成就越大,引起的影响越大,就会遭来越多的基于她本人私生活的私议与猜测,甚至是捏造与诽谤。

当我们在谈论像周群飞这样在公领域影响力极大的女性时我们就是在谈论她们被扭曲的私生活。一直以来女性就比男性更容易受到道德的谴责和攻击,因为这些所谓的道德其实是父权社会的一种约束规范,它约束男人也约束女人,只不过在执行的过程中对于男女有双重标准。

就像成功的男士即使情史丰富,公众也只是觉得他风流倜傥,并不会将他的成功归因为他周围的女性,而成功的女性则不然,一个女人取得成功那么她很有可能做了什么有为道德的事情或是依靠男人才能有所建树。如果她的情史稍微丰富大家就会觉得她是带有很强目的性的。

声音一:如果你不是小三,你23岁时你老板能把厂子交给你打理么?

声音二:你日后的事业这么大,难道跟你的前任老板丈夫没有关系?

这是关于周群飞成为最新女首富的新闻下面点赞次数最多的两条跟帖,在一个女人根本不可能单枪匹马地靠自己获得如此巨大成功的假设前提下,公众根本不关心为了自己的事业她到底闯过了多少关、迈过了多少坎,而只是在意淫她是怎样靠当小三、靠男人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其实网友这样的表现并不难理解,在男性话语站主导的公众领域,一旦被他们认为是第二性的、不科学的、不理性的女人所冲击时,公众所能做出的最快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依着自己的窥私欲做基于性别的攻击和质疑。而在这男性话语的霸权下,女性在舆论中并没有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话语权力,而是一直处在被塑造和被言说的境地。特别可笑的是这种男性话语不仅适用于大部分男性,也适用于部分女性。

对于周群飞的过去,那些流言蜚语的真伪我们这些旁观者真的很难说清楚,但是笔者认为她的过去的对与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退一万步讲,即使她在过去做的又不太恰当的地方,那也是当事人自己的私生活,我们外人也不必过多去评判。我在这里想探讨的是,为什么一个女性,当她取得一定成绩后我们为什么总是污名化她们,我们怎么样污名化她们。

一直以来女性都背负着柔弱、感性、传统、智力、体力低于男性的刻板印象,在波云诡谲的商海,即使是男性成功也并非那样容易,突然蹦出来一个身价几百亿的女首富,她的这种“越界”是会对许多一事无成心胸狭隘的直男癌患者造成巨大的心理冲击。他们会不断的警告你不要忘本——你只是个女人,如果没有你身边的男人你是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的。

在人们思想日益开明的今天,仅仅因为天生的性别来怀疑你的能力还不够,只要愿意学习,就可跨越性别的偏好。为了将一个公众女性的成功说的更加不堪,公众开始深扒她们的私生活,在深扒的过程中不断扭曲并添油加醋知道把你塑造成一个当了小三靠出卖肉体与灵魂才能获得今天的成就时他们才甘心:还是得靠男人,你们这些看起来很牛的女性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你再有能耐也只是一个有能耐的“小三”。

不光是周群飞这样的商界杰出女性会有这样的经历,一般来说只要是字公众领域有话语权的、有影响力的女性都会有类似的经历,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柴静。

前一阵子柴静带着她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回归公众视野,片中她自掏百万用将近一年的时间回答了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深入浅出地向观众讲解了雾霾。

然而许多看客不去讨论雾霾的危害及其影响本身而是质疑柴静以母亲的视角切入的真实的动机和对其背后的背景的怀疑,以及她身为一个女性所调查内容的科学性的高低,中石油高层就亲自撰文反击柴静称其脑力不够。

这样的例子还有林徽因,虽然林徽因在诗歌和建筑方面有着极高的天分,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但只是因为她和三个男人有感情纠葛,她就被称为人们污名化为“民国时期头号绿茶婊”,瞬间她被公众从艺术的神坛拉下来,被描述成为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女性。

在男性话语霸权的背景下,女性想在在舆论中并没有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话语权力,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在这之前,女同胞们需要做的就是涌现更多的在公众领域拥有话语权的杰出女性,用行动去抵抗男性话语霸权的攻击。

豆芽菜的爱 我们为什么要黑女首富周群飞的私生活

近日“男马云女群飞”的说法在朋友圈不胫而走。周群飞,这个中性的名字伴随着蓝思科技股价的持续增长已然成为中国女首富的代名词,而有关周群飞早年的“小三上位”、“挖墙脚”传言也再次成为公众津津乐道的对象。近日女首富周群飞就传言首度做出了回应“我不是小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