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辣条哥为什么那么有钱 宋涵专栏:我为什么讨厌陆琪

我很怕“情感专家”这个头衔,尽管我也写过几篇和情感有关的小文,然后有时候也被冠上这四个字。但我自己看着是很窘迫的,就像猴子看到了自己的红屁股。

我怕它,是因为爱情这件事怎么是可以有标准、又可以教的呢?尽管我也写爱情,但我没法写爱情中的技巧。我写不出来,也不知道。怎样让女人对你一见钟情?怎样让男人乖乖上交工资?你问我,我只有呵呵干笑几声。稍微有点良心的话,我可能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因为有愧于“砖家”这个名号。

把爱情标准化这件事,在我看来,比40年前规定人们只能看八个样板戏还要恶劣。好在爱情这件事是永远无法规定的。早恋、多角恋、同性恋……,永远有。你就算把人关进一个四面都是铁的牢狱里,他哪怕再也无法出来游行示威了,再也无法出版反动书籍了,他还是可以思念和爱着一个人。

婚恋话题很容易触动我们这个社会的敏感神经。爱不爱,是件简单的事、一个人的事;婚嫁,稍微多一点,是两个人的事。可在我们这儿,没人承认婚嫁是两个人的事。当两个人的爱情不仅带来小baby,还带来彩礼、房子、啃老、户口、计划生育、三姑六婆、父母养老等等一系列大事件时,爱情早就是一个全民参与的公共事件了。谁都可以在你的“爱情”里掺一脚。

《非诚勿扰》这样的相亲节目给人一种错觉:女人已经掌握了婚恋的主动权,这是她们当家做主的时代。然而,看看所有“婚恋专家”们服务的对象,你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虚幻的大泡沫。你会发现,只有女人才会去买《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我的男人,你究竟在想什么》、《做妻子的智慧》这样的情感畅销书。嗯,没人看见男人去买《婚姻是男人一辈子的事》、《我的女人,你在想什么》、《做丈夫的智慧》;只看见男人去买《做生意就是做人脉》、《马云的成功之道》、《乔布斯传》。

陆琪就是许多为女人服务的情感专家里的典型代表。身为男人,他为女人写了一万条微博,句句都体现出他“怜香惜玉”的责任,俘获了许多少女和少妇的心。而我,作为一个女人,不但不感激他,还很讨厌他。为什么呢?

我随便摘几条他的语录:

——“女人嫁人就是一次重生,第一次生命你没有选择权,好坏认命是天经地义。等到第二次生命你能做主了,还偏偏去选个坏的,那只能说是自讨苦吃。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

——“亲爱的男人,你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原因,就是拼命工作,拼命赚钱养老婆。所以要努力加油赚钱哦!努力啊!”

——“一个女人受不受宠爱,跟她有多好没关系。只是看她有多可怜。这种可怜也不是真有的,而是表现出来的。说白了,想要人宠你,先要学会装可怜。”

——“你天天读书,还不如买个聚胸的BRA有用。你满脑子的学问,真不如露下事业线有用。你读20年书,就是不如画15分钟妆有用……这就是他妈的现实!”

为了“对女人好”,他使用了所有的威逼利诱+恐吓的手段,宣扬了一套连我的老祖母都要掩鼻而逃的价值观。如果我念给我那80岁的姥姥听,她一定会说:这是个坏人。

这个坏人,绕来绕去,无非说了这么几句意思:

1,女人在婚姻中付出的代价比男人大多了,婚前要狠狠抬高身价。

2,别搞什么男女平等,那都是害人的,你就使了劲把男人当赚钱工具就得了。

3,婚姻是女人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搞不好你就惨一辈子了,到时候活该被人嘲笑哟。

说完这些,他还会吐一口唾沫,总结道:"这就是他妈的现实!"

这像什么呢?就像我们活在一个到处是盗版的社会,一群作家要求维护自己的权益。这个叫陆琪的官员就和蔼可亲地站出来了,提出了三个解决方案,三管齐下:

1,既然出了书反正都是要被盗版的,那么一开始就和盗版者谈判分成啊;

2,不要信“打击盗版”那套鬼话,你只会吃苦,你就参与这个游戏规则好了,你不就是要钱吗;

3,参与盗版是你唯一能得到钱的机会,否则,嘿嘿,你饿死了还有人指着你尸体笑半天呢。

陆琪这样的角色,很像旧社会里的婆婆,站在一间阴暗的房子里,热心热肺地笑着,恨不得把心肝都掏出来对你好,但又暗地里把你的精神一点点麻痹和凌迟。

我是一个女人,我自然要为我这个社会角色说话。因为关系到切身利益,我嗅得出陆琪身上那腹黑的气味。我用我自己的眼睛,对女人的处境看得很清楚。

辣条哥为什么那么有钱 宋涵专栏:我为什么讨厌陆琪

我很怕“情感专家”这个头衔,尽管我也写过几篇和情感有关的小文,然后有时候也被冠上这四个字。但我自己看着是很窘迫的,就像猴子看到了自己的红屁股。我怕它,是因为爱情这件事怎么是可以有标准、又可以教的呢?尽管我也写爱情,但我没法写爱情中的技巧。我写不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