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小时代柯震东发型 影评人第34期:“708090”三代激辩《小时代》

人们预料了《小时代》的火爆,却未曾预料到它能如此火爆。相对赵薇、徐峥两位“新人”导演来说,作为电影圈“门外汉”的郭敬明的声音确实很出戏,顾里一开口气场消去大半,每每见简溪就觉得胸口疼,柯震东除了歪嘴笑不会别的,南湘尚美好,谢依霖就是唐宛如,kitty很有感觉,雪姨神加盟,席城尚未看清长相就退场了,宫洺够帅够冷也有柔情,崇光则无疑是里面最萌的男人。电影的情节不是很连贯,情感的转折在不少地方处理的也略显突兀。全篇想讲清楚4个人的故事,可电影时长有限,每个人都感觉欠一点味道,剪辑略显青涩,一些技术上的处理也有上升空间。可是!一切的不足在这部电影下都显得很渺小。当书里的一切成为真实的存在,我想在很多人心里都产生了类似圆梦的感觉。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可当搬上银幕,每个人眼里就只有那一个了。大家都想看看,具象的东西和自己的想象是否一样,顾里是有多奢华,南湘是有多纯美,上海的"上东区"究竟是怎样的,宫洺矫情的那些杯子到底样子差多少。一切的一切,不管是不是心中所想,我们都在电影里找到答案了。

看到四个姑娘在圣诞前夕各自遭遇人生的"最难过",奔跑着聚到顾里家时,我也没想到自己会瞬间泪奔。想起电影未表达出的小说里的一切细节,真的对姑娘们的喜悲感同身受,为她们能做到的坚强而感动着。第二个泪点也为友情,尽管南湘的衣服落在原会场,仅在短短的走秀的时间里就发生了主角在各种场景里穿梭,甚至跑上高架桥又光脚跑回来还来得及在散场前展示出了所有衣服,这件事实在无法用逻辑形容,但我还是哭的稀里哗啦。一边骂小四你好讨厌,这段拍的好假啊,一边骂林萧你个笨脑子,一箱衣服怎么就能忘了呢,顾里你也是,怎么就不想着提醒她呢,南湘还有你,一早找找不就好了,干嘛非等到开场才发现!看到最后南湘还为三个姑娘一人准备了一条她心里最符合的裙子,特别是唐宛如穿上的时候,除了眼泪,再没其他。

90后:我们所追求的就是比现在更好的东西

你怎么能说它是个烂片呢,它明明是我的《致青春》啊!我们的青春就是各式如此的故事堆砌成的,这是我们的小时代,没有经历过几十年代旗袍的日子,或是中式学生装。我们出生就是光鲜亮丽的世界,我们没有用过铁饭盒,从未因生计饿过肚子,我们没有经历过男女牵个手都是忌讳的日子,甚至无法想象当初怎会闭塞至此。

这个年代,大多城市的孩子日子可算小康,所以我们追求的远不是温饱,或是小康就好,因为大家都基本达到了。那我们接下来可以追求的,是不是就是更好的物质和更自由的精神生活了呢?我们的要求其实不高,只是比现在好一些,跳一跳脚可以够到的,不是像你们想的异想天开遥不可及。而且在物质充足的今天,它之于我们,只是数字的不同,只是给我们多了些选择的余地。可能现在90后00后的孩子要去买kenzo的那件上衣,只是因为喜欢那个老虎头的上衣其他牌子没有,而不是因为它kenzo的logo。

看见大多影评在抨击它的价值观,我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像小四自己的回应那样“电影里的女孩,林萧是勤奋努力的小助理;顾里是富二代但依然努力修双学位;南湘家贫穷但她画素描赚钱只为选修服装;宛如不在乎名牌,她自信而可爱。宫洺最后给南湘鼓掌,不为金钱,不为美貌,是为她的才华喝彩。”这就是我们的小时代,庆幸经历了时间的累积和所有人的努力,我们可以生在如此年代,在吃饱喝足后,我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找寻想要的生活,也许是更好的吃的,也许是更舒适的房子,也许是更刺激的冒险,总之这就是我们的小时代。

可能过三五年后,我也会觉得《小时代》里有些东西略显幼稚,但成长就是需要这样一种过程的,你们也是一步步从幼稚走向成熟,面对长辈们大多的训话除非大是大非,多半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的。成长中有些跟头就是要自己翻滚才知道疼,然而所有经历都是必经,所有妹子都会闭经,不会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都有人年轻。我们活在浩瀚的宇宙里,漫天漂浮的宇宙尘埃和星河光尘,我们是比这些还要渺小的存在,而这部电影,其实是比我们还要渺小的存在。

四大女主角

正方:新时代偶像剧标杆

陈小北/文 80后

郭敬明带着一群形容精致、衣着华丽的俊男靓女们,拍摄了一部镜头华美、将上海这座大都市的现代和繁华表现得淋漓尽致的电影。《小时代》上映首日便席卷7300万票房,创下国内2D电影首日票房纪录,成为2013年中国电影乱象中最大的“现象级”影片。看得影评人、业界前辈纷纷惊呼不解,网络口碑呈现两极化,专业黑郭十几年的人们奔走相告“不好看”。

往后偶像剧都没法拍了

《小时代》的确让一些人觉得不好看。它让那些中国电影的“大师”、“艺术家”们脸上变得十分不好看。“第四代”、“第五代”、“第六代”中国导演一脉相承至今,虽然电影市场多有革新,但历代导演绝大多数还是学院出身。进入今年之后,徐铮、赵薇等“愣头青”初次执导便屡破纪录,直至郭敬明以完全圈外人的身份祭出《小时代》,中国电影多年积累的传统秩序仿佛被一夜颠覆,圈内人的脸上终于挂不住了,于是出现了前文所述年轻观众力捧、业内人士怒砸的两极化口碑。

郭敬明此番搬来台湾偶像剧教母柴智屏助阵,按多集系列偶像剧的路子拍出的电影《小时代》,从项目诞生伊始就不是拍给电影人看的——你们才几个人呐?看电影还都不买票。郭敬明在商海浸淫多年,深知自己的受众群体在哪里,影片就是拍给这些对生活依然怀有梦想的年轻人看的。从这个角度来讲,《小时代》毫无疑问取得了预料之中的成功。

跟《小时代》比起来,此前的中国偶像剧简直土得像柬埔寨偶像剧。皱皱巴巴的服装、洗剪吹的发型、连镜头色调都被衬托得仿佛PM2.5超标的北京阴霾的天空。《小时代》的镜头极尽优美,将上海的美表现得连上海观众都惊呼“就跟没见过上海似的”。在演员的选择上,郭敬明保持了一贯的审美要求,他们“消瘦、羞怯,看上去永远像一群受惊的小动物”,跟他们比起来有些偶像剧中的演员简直如同“受了精的动物”。

影片中人物众多,个性却依然表现得十分鲜明,这对于一部电影的编剧来说,要求非常高。片中每一个场景及事件的设计都直接的反映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及成长历史。在这一点上郭敬明做得可圈可点。而被广为诟病的所谓影片的“拜金主义”,恰恰是为了彰显影片人物形象。顾里、顾源、宫洺、崇光们一身身华丽的奢侈品只是出于他们角色形象的设置,而影片中几乎没有对于奢侈品牌LOGO的直接展示,这些奢华服装的出现是与角色气质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共同构成与以往偶像剧气质上的差别。

再加上以柯震东为首的一干男演员在片中脱掉衣服轮番展示身材,作为一名偶像剧的观众,夫复何求啊!难怪走出影院时会听到如此的惊呼“往后的偶像剧还让别人怎么拍啊”。

谁跟梦想有仇啊

作为一部类型片,《小时代》已经完成了它所肩负的任务:令人轻松、愉悦,或许还能收获一些感动。对于那些绷着脸看电影的观众,我只能说走进电影院大家都是来寻开心的,又不是从容赴死犯不上大义凛然。笑点放低一点就能理解影院里身边那些年轻人为什么可以气氛如此轻松。影片中设置了许多笑点,比如唐宛如身上出现了超人遗失的红内裤,比如她被简溪拿走就再没回来的肉包子,比如英文名Vivian中文名王铁柱的应聘者。许多老梗在郭敬明全新的演绎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笑果”。绷着脸看电影,那是跟自己买电影票花掉的钱过不去。

除了跟钱过不去,还有更多的批评家们跟梦想过不去。批评小时代最大的声音便是“不接地气”。且不说“接地气”这个词儿已经臭了大街,要接地气我站马路边上看陌生人过日子不完了吗?我干吗花钱买票进影院看十几个俊男靓女演绎悲欢离合啊?电影归根结底还是因梦想而诞生的艺术,电影一直在用光影来满足人们的梦想。

演员服装、道具极尽奢华

反方:PS过度的梦幻写真集

文/雪风 70后

其实《小时代》很简单,它就是一本豪华写真集:里面有娇俏的杨幂、女王范儿的郭采洁、温柔娴静的郭碧婷;还有一众男星捧场,从柯震东到凤小岳再到陈学冬,或痞或冷或嫩,品相优异,种类繁多。整部电影在展现他们的美貌上不惜血本,无论灯光还是镜头都极尽奢侈,以至于所有画面都有一种PS过度的梦幻感。你当然也可以把它看成一场绵绵无绝期的服装秀,如果说《花样年华》张曼玉20多套旗袍已让你吃惊的话,那么这部电影肯定会让你现场晕厥。虽然里面的人物只有顾里是富二代,但里面所有人的穿着,却个个似乎都有着媲美郭美美的身家。

屏蔽现实捏造梦幻景象

整部电影的最大特点就是成功屏蔽了现实。郭敬明虽然拍了上海,但在他的镜头下,上海完全成了一个任他打扮的塑胶模特。他的上海有闪着微光的摩天大楼,有戴着美瞳的美男,有穿着上十万身价奢侈衣服且从不上课的美貌女大学生,有似乎哈尔滨才能见到的鹅毛大雪,却没有每天挤在地铁里那些苦逼的上班族,没有那些如蛛网般密集的弄堂,没有一个现实中人的正常困惑与苦恼,我们天天在微博上吐槽的现实在这里见不到一丁点痕迹。

《小时代》不是现实主义,这是个瞎子都能看出来。它不试图揭示这个世界的真相,也不试图向我们宣示一种更美好的生活态度。它的实质就是一打密集的感叹号,是对物欲的豪华赞美,是对那些我们通过时尚杂志网络八卦道听途说的美好生活的意淫,里面夹带一些少女们才有的白日梦般的呓想哀伤。

从故事层面来说,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它是最近“富二代”中把“假装有故事”做得最好的:《富春山居图》是变着法的跟逻辑做对,尽显其煤老板般的天马行空绝不靠谱的奢华风格;《不二神探》则散发着屌丝般的泼皮劲,端着一种我是二货我怕谁的低端范儿,让你觉得不好意思跟他谈故事谈结构;而《小时代》起码是真有故事的,虽然它的故事就像衣服架儿,为的是串起那些奢华,还有那些郭敬明觉得心旌神摇的警句。

郭导商人本色毕露:“算计”到家

在这些故事上,郭导显示了他商人特有的节俭。他绝对不会抽丝剥茧地描摹那些所谓爱情、友情与成长,他深谙一个流行商品的操作路数,细腻与深刻是流行文化的大敌,因为它们极有可能触碰到真实而引发真的疼痛,流行所要的只是一个有格调有范儿的名义,有理由让他们聚众狂欢。

他用了更多的心力在那些笑料、衣服、以及那些奢华的环境上,片中数次出现的美男祼体充分暴露了郭导的英明,他不厌其烦离题万里的去表现那些鲜嫩的肉体,是因为他明白,这对于那些女性观众来说,这才是真正紧俏的硬通货。

当然,你也不能说这部电影里面只有郭敬明式的商业算计,它还是有他的作者性的。就像影片开头郭敬明要将他的原着、编剧、导演身份写作“原着:郭敬明 编剧:郭敬明 导演:郭敬明”让它占满银幕一样,他在这部电影里充分表达出了自已的趣味:我们能从宫洺身上看到他的影子,那是他的理想:如同国王一样夸张的媒体王国负责人,比郭敬明自己拥有的汤臣一品更贵更大的卢湾区单门独栋的玻璃大房子。我们也能从专栏作家周祟光身上看到他的影子,那是他另一个理想分身:更高的身材,更俊朗的外貌,能够无限期拖稿而仍然备受宠爱,孤僻而奢侈地生活着,偶尔卖萌就能秒杀全场。

唯一郭敬明做得过份的是,有那么几刻他想把一场春梦拔高到生命体悟的高度,这时电影就有了一种严重的违和感。因为生命体悟是要反思的,而反思会从骨子里瓦解这部电影。当郭老师突然将小情小趣的做作悲喜提升到人生的孤独、这个庞大社会里单个生命体的无助时,他电影就显出一种无可救药的头重脚轻来,这就像打完手枪然后悲壮地创作《离骚》一样可笑。

剧情设定单薄,如同av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部电影与AV 没什么本质区别。AV同样需要剧情,没有剧情的AV只是活塞运动,而有剧情设定的AV就像设定了目标的巡航导弹,它精确地炸毁社会伦理规范与欲望之间的高墙,然后让你体会到一种离经叛道的自由感;但无论这部电影还是AV,剧情只是催情剂,是将身体欲望与现实联接的隐秘通道。AV的剧情有一个严格限定,也就是它只是提供情境,如果你真敢去认真讲一个故事,淫民的板砖将不会留情。

至于这部电影有没有像有些朋友说的危害性呢?我的观点是没那么严重。

拜金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它只是对以往贫穷记忆的过度补偿,它所能提供的快感远比我们想像的时间更短。为什么很多的革命都是由一些富家浪荡子来主导?因为富裕很快就会提供一个副产品,这个产品叫虚无,虚无将会使人自主地去寻找答案。

比拜金更可怕的其实是虚伪。当拜金主义被隐藏在道德的名义之下,当利益被宏大叙事所包裹,当我们欲望强烈却又要用一种冠冕堂皇的方式来述说时,这时才真正可怕,它才是真正侵害人心药效更持久的毒素。

或许我们可以对未来乐观一点,因为上帝是无法保佑吃饱了饭的人们的,当物质富足到一定程度后,他们将不可避免的面对自我。这时,中国人这个一直被生存苦难追击、没有自我意识的群体,也许会真正迎来对人本意义上的反思。

虚无是痛苦的,却是文艺的富矿。

小时代柯震东发型 影评人第34期:“708090”三代激辩《小时代》

人们预料了《小时代》的火爆,却未曾预料到它能如此火爆。相对赵薇、徐峥两位“新人”导演来说,作为电影圈“门外汉”的郭敬明的声音确实很出戏,顾里一开口气场消去大半,每每见简溪就觉得胸口疼,柯震东除了歪嘴笑不会别的,南湘尚美好,谢依霖就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