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红

百家衣 设计师Bas Kosters的百家衣

在欧洲时尚界,巴斯·科斯特斯历来以出位的设计而轻松占领头条。在2015年的荷兰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上,巴斯以“永恒的混沌世界”为主题,让一群身着艳丽“百家衣”的玩偶装模特上台,自己则扮作苦行僧在高台上不停旋转,念念有词。伴随着印度风格的音乐,背景屏幕上演示着他本人剃去眉毛须发,对镜妆容的整个过程。设计师再次用颠覆传统时尚的表演和舍我其谁的气势征服了整个现场。

巴斯的作品向来被媒体各种意会、各种言传,却很少对他的创作理念深入报道,揭秘这些眼花缭乱的印花玩偶背后的意图,连设计师本人都忍不住在博客上吐槽,讥讽那些肤浅刻板的评论。有巨大文化差异的中国媒体,历来对他作品的评价也只能在“惊悚”二字止步。在标新立异的时尚界,出奇制胜似乎已是常态,但巴斯无疑是其中“制胜”的高手,因为他的作品不仅与众不同,更贯穿了设计师对现实世界的主张;不了解这些主张,便无法理解他的作品。

从2003年的获奖毕业作品“两个茶杯和一个煎锅”,2012年“把‘你’放进丑陋里”系列里令人大跌眼镜的阳具内衣,2014年的阿姆斯特丹时装周推出的“小丑也是人”系列到本届时装周上的展示,Bas似乎一直在跟以追求美观的时尚界过不去。脸蛋儿漂亮、身材完美的模特在巴斯这里没有用武之地,他的不少作品需要佩戴面具和穿着宽松套装。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每年阿姆时装周的同一天,他的工作室都会举办“反时尚派对”,用各种原创的个性创意设计挑战时尚界集约化的所谓“美观”。

“永恒的混沌世界”时尚系列把矛头直接指向了过度消费的时装行业现状。“时装行业发展到今天,人们大量购买各种颜色款式的衣服,从来不会问这件衣服设计的理念是什么;设计师为了市场而大量设计、复制和销售服装,却失去了对服装美学、制衣技艺和艺术独创性应有的尊重。”巴斯在反思中决定了2015年的主题。用现成的成衣废料参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拼接艺术风格重新加工设计成各种时装。模特们穿着各类色彩和材料拼接而成的个性服装,赤脚走在T台上,成为城市丛林部落中童话人物。

“我把这个主题定为‘永恒的混沌世界’,其实不仅是对于整个时装界过度消费的反思,也是对我从业以来设计道路的反思。十二年前我刚出道的时候,一边吸着大麻,一边画图。那时的设计,完全是跟随自然产生的灵感。随着年龄和从业经历的增长,自己想要的越来越多,终于我开始谨慎地反思自己,到底什么才是欲望的尽头,怎样才能达到追求和满足的平衡点。我用另一种眼光审视自己的创作,把自己打扮成苦行僧,嘲弄自己所处的混沌状态,用这种方式回归自己最初的创造性。而有趣的是,对于过度消费,现在人们也开始反思。反思的各种形式,比如冥想、素食、瑜伽等等,也成为消费的内容。人们花钱去节食、运动、训练,为了回归简单的生活。这本身就很滑稽。”

“对于我来说,混沌不是件坏事。”巴斯解释说,“我们都处在混乱和矛盾中。对于混沌的思考让我们更清楚地看见我们是谁,问题在哪里,尽管我们不能够解决问题。”过度消费是这样,而时装与人的关系也是如此。现代时装本来是个人身份的选择和代表,但是人们却往往忽视了自己可以自由选择的权利,被群体所同化。巴斯抹去性别、职业、信仰的标签,在多元化的服装设计里赋予每个人平等的话语权:“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有责任让每一个声音在舞台上放大,给他们力量正视自己的存在和道路。”

“我把服装作为一种个人表达自己的方式,你可以选择不同的衣服来表示自己的情绪和想法,高兴或者伤感,平静或者愤怒。你还可以定义自己的性别,或穿得很爷们,或许很淑女,但是跨界也没什么不可以,我的设计给大家这些选择。”在巴斯话语平权的舞台上,每个人的声音都被放大了:夸张的面具和宽大的衣服抹去了流行文化中定义的面容与体型的美丑之分。回归童真的卡通人物造型和印染花纹擦去人们脸上的泪水,让现实中的信仰、职业、财富等分界都消弭不见。男人也可以穿着长裙,浓妆艳抹,性别的定义自己说了算。

用巴斯的话说:“所谓的等级、标签都是本来无一物。有些人至今抱着歧视和偏见,使用各种定义和标签区分别人,其实是把自己关在了笼子里,陷入失去思想和言论自由的困境中:拒绝尊重他人自由选择的权利,就是扔掉自己的自由。”向往自由的巴斯,用自己的设计向偏见和刻板印象宣战。

背景资料:巴斯·科斯特斯出生在荷兰东部小镇聚特芬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主义者的家庭。2003年他从荷兰阿纳姆时装学院毕业后,不断斩获时装设计艺术大奖。2005年他成立“巴斯·科斯特斯工作室“,定期推出时尚主题系列。巴斯认为时尚设计是一种讲故事的方式,而他的工作室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个体:“整个工作室就是我的思想、我的行动。”

文章来源:荷兰在线

百家衣 设计师Bas Kosters的百家衣

在欧洲时尚界,巴斯·科斯特斯历来以出位的设计而轻松占领头条。在2015年的荷兰阿姆斯特丹时装周上,巴斯以“永恒的混沌世界”为主题,让一群身着艳丽“百家衣”的玩偶装模特上台,自己则扮作苦行僧在高台上不停旋转,念念有词。伴随着印度风格的音乐,背景屏幕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