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红

曹华益 曹华益:尊重编剧要有实际行动

审美更新,是近年来电视剧市场频繁出现的词汇——由于价值观和知识结构的不同,讲求现实观照性与审美品味的电视剧越来越不被观众接受;而讲求传奇性与故事性的电视剧在一片骂声中逐渐成为市场主流。在这场更新中,越来越多的老牌、大牌影视公司蹒跚而行,距离市场越来越远,出品剧目规模化并且能兼顾市场与口碑的,没有几家,新丽传媒便是其中之一。

从前些年在多家卫视开年的《北京爱情故事》、《悬崖》,再到去年热播的《我的父亲母亲》、《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辣妈正传》,以及2014开春热播的《父母爱情》、《大丈夫》、《一仆二主》,短短数年间,新丽传媒在众多影视公司中脱颖而出。董事长曹华益自称“内容为王的信徒”,不愿意“捏着鼻子做事”,产品要雅俗共赏。但在他看来,电视剧的本质依然是戏剧,自己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做“主流的商业产品”,要走“商业化创造”的路子,而不是曲高和寡地表达个人情怀。

谈作品:《大丈夫》武装到牙齿 《父母爱情》不具备可复制性

很多职业编剧是不愿意在一部戏上放太多东西,因为害怕被“掏空”,创作上都还有所保留,而《大丈夫》不是的,它在各方面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创作上、商业上、风格上,都非常非常饱满,“饱和度”是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特点。

我们所从事的电视剧行业其实更接近戏剧,强调冲突与情节,文学可能更强调意境和内涵,从某种角度上文学完全就是跟戏剧背道而驰的。但文学性和戏剧性高度结合的作品,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像《父母爱情》很优美,可它的可复制性就比较小。

2014年荧屏,由新丽传媒出品的《父母爱情》《大丈夫》《一仆二主》皆取得了不错的收视和口碑。

2014年开春,新丽传媒有三部电视剧热播,分别是郭涛与梅婷主演的《父母爱情》、李小冉和王志文主演的《大丈夫》,以及张嘉译和闫妮主演的《一仆二主》。虽然三部剧的收视成绩都相当不俗,口碑也都很好,曹华益却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大丈夫》的偏爱。在他看来,《大丈夫》是一部“武装到牙齿的电视剧”,是最具备“主流商业”气质的电视剧;同样表现良好的《父母爱情》则更文艺,不具备可复制性。

本站:《大丈夫》是一部品相和卖相都很不错的电视剧,无论是概念还是制作,都非常亮眼。故事核、戏剧冲突、人物关系、情节浓度、演员搭配都非常有意思,很多人都把《大丈夫》作为一种电视剧类型的模版来研究。你怎么看《大丈夫》?

曹华益:《大丈夫》并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故事核,老少恋、姐弟恋都不新鲜,但编剧确实很好。最初我们确定了一个方向,然后就找来李潇签了合同写大纲、分集,很顺利,写的也很好,但看不出什么特别大的功力,后来她一口气交了五集剧本,我一看就彻底折服了,感觉淘到宝了,内心就把《大丈夫》列为公司的重点项目。这么说吧,《大丈夫》已经武装到牙齿了——我不知道这样形容准确不准确,但是它在各方面都是无所不用其极,创作上、商业上、风格上,都非常非常饱满,“饱和度”是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特点。你知道很多职业编剧是不愿意在一部戏上放太多东西,因为害怕被“掏空”,创作上都还有所保留,这部剧不是的,不管是人物、情节、情绪、情感、冲突,都非常饱和。其次这部剧的人物、情节、台词、冲突上都是相当匹配的,“契合度”很好。很多电视剧有了一个概念或者关系,就开始各种穿凿附会,元素随便堆砌,《大丈夫》人物关系说新不新,情节冲突也并不罕见,但所有情节都是贴着人物关系走,所有台词都是角色赋予的,这才是真正的好剧。

本站:其实很多人看过《大丈夫》片花后就认为这剧的收视率会了不得,但最开始收视率并不是很高。你有过担心吗?

曹华益:我坚信《大丈夫》是一部很优秀的剧,收视率一定会很好。但是《大丈夫》开播的时候是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不仅有观众基础很好的《封神英雄榜》、《乡村爱情7》,天上还有《父母爱情》这样的。而且《封神英雄榜》和《乡村爱情》都比我们早播出,他们渐入佳境的时候我们才开始热身亮相,所以最开始收视率压力很大很大,但也有不服气。有很多人说别人都做数据如何如何,为什么《大丈夫》出品方就不动动脑子。但我一来不会,找不到人,二也不愿意弄虚作假。在收视率被压得死死的时候,浙江台的夏陈安发微信鼓励我,特别让我感动,说“老曹,不要听他们瞎忽悠,你首先是正直的文人,其次才是商人,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剧本、做好自己的剧是第一位的。现在全面打击腐败、打击潜规则、扫黄扫毒,这种背景下面,你怎么能去做那样的事情?不要去做,要做就让他们自己去做嘛!对吧,这个不是开玩笑,你这个前面的心血如果因为这件事,如果因为这个事情操作不当,会一世英名毁于一旦的,阴沟里翻船,还是不要去做了,不要。”你看,人家说得多好。这不,后来收视率就上来了。

本站:其实同期你们的《父母爱情》表现也很优秀。

曹华益:实际上最让我苦不堪言的就是《父母爱情》,为什么?当时《父母爱情》排播的时候,我没有以为《父母爱情》会成为《大丈夫》的心腹大患,因为首先觉得风格差得很远,其次没有想到《父母爱情》表现会这么好——确实很大意外,因为相对于《大丈夫》,这部剧是相当“滞销”的,就算是央视买了也压了很久没有播出。结果没想到,《父母爱情》和《大丈夫》形成了竞争关系,不仅播出时期撞上了,收视目标观众还很重合。《大丈夫》播出期间,不少观众是先看《父母爱情》,到了十点钟再看山东卫视,所以山东卫视非黄挡播出的《大丈夫》比黄金时间播的剧收视率还高……

本站:《大丈夫》和《父母爱情》其实差别蛮大的。

曹华益:《大丈夫》和《父母爱情》不同,他们之间更像是文学与戏剧的区分,从他们这两个编剧的出身就能看出来。《大丈夫》的编剧李潇是受了非常严格的科班教育和训练的职业电视剧编剧,写了十年,虽说现在年纪不大,1982年出生的,但是她已经写了十年,所以她的创作技巧都非常娴熟。而刘静就是一个我国非常优秀的小说家,这是她第一次写剧本,而她为这个剧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写了无数稿,现在这个东西出来也不是特别像剧本。有的人说它节奏慢,没什么事儿,还有人说《金婚》、《激情燃烧的岁月》、《军歌嘹亮》、《金婚风雨情》都写过了,但它胜在味道和细节的真实,是非常有文学性的作品。从作品本身而言,这两部我都很喜欢,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好作品。但是我们所从事的电视剧行业其实更接近戏剧,强调冲突与情节,文学可能更强调意境和内涵,从某种角度上文学完全就是跟戏剧背道而驰的。但文学性和戏剧性高度结合的作品,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像《父母爱情》很优美,可它的可复制性就比较小;《大丈夫》就是十八般武艺无所不通,很了不起,这种创作的浓度我觉得应该是商业主流电视剧的一个典范。

本站:怎么理解“主流商业剧”呢?

曹华益:所谓主流商业剧,就是要取市场最大公约数,一方面要让市场上最多的人喜欢,不能过于自我偏离大众;另一方面也不能“捏着鼻子赚钱”,要做到雅俗共赏、有口碑有收视,我们也都还在慢慢研究中。谍战戏里面的主流商业剧肯定是《潜伏》,它基本上打爆了。前些年刘江导演的《媳妇的美好时代》也是一个主流商业剧的典范,口碑、影响力、市场表现,都打爆了,包括《大丈夫》其实还是这种流派的一个延承。

谈自己:我是内容为王的信徒 对编剧的尊重要有实际行动

尊重编剧说起来简单,但不能光停留在嘴上,要有实际行动。我觉得我对编剧的尊重就是全心全意的对待她们的作品。有了好的本子,就要找合适的导演、合适的制作团队、摄影、美术、造型、灯光……我们尽量不给剧本减分,最大程度还原剧本——编剧写了剧本就像生了个孩子交到你手里,你得善待它、爱护它、把它弄得漂漂亮亮的。

在编剧写剧本之前,我都会问他们心目中主要角色的演员都是谁,如果关系好,就可以早点跟演员打招呼;如果不认识的话,那我们会全力去争取。这样的好处就是,编剧写作的时候心中就有了明确的目标,他们的行为、台词、习惯动作、表演风格都有演员的印记,这样作品出来之后演员也比较容易被打动——他们一看就想,这非我莫属啊,写的就是我,命中率很高。

曹华益表示,新丽的剧一定是等剧本成熟才会开机,所以外界传言的《北京爱情故事》中导演陈思成临时给女友佟丽娅加戏的事完全是胡说八道,所有演员在加盟之前,就已经拿到了全套剧本,拍摄也完全按照剧本进行。

都市生活剧,逐渐成为近年来市场关注的热点与卖点;但大量有着不错概念、演员阵容、主创班底的电视剧在市场上却折戟沉沙,一败涂地。预先做好风险把控,成为影视公司不得不面对的重要问题。从早期的《我是太阳》到新近热播的《大丈夫》、《一仆二主》,新丽传媒出品的剧目纵使有叫好不叫座的,但鲜有全面失控以至崩坏之作。曹华益表示,临场发挥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不成功,新丽传媒基本上是“编剧中心制”,剧本一定要在成熟、完善的情况下才能拍摄;绝对不会出现剧本很烂,现场发动所有人找段子、凑段子拍摄的情况。

而对于频频被诟病的演员高片酬,曹华益也表示,演员的高片酬与制作精良并不矛盾,在他看来,“制作的投入非常必要”、“制作稍做投入提高就很明显”、“以明星高片酬来推脱制作底下的责任讲不同。”

本站:现在很多生活剧都是演员、导演甚至剧组工作人员临场发挥,你们的剧组中有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曹华益:是有不少这种情况,但可能因为我们没有有些导演的水平那么高,有这种在现场即兴发挥的能力,所以我们不敢这么做。万一现场不好怎么办?还有,这种行为有些成功,有些也不太成功,万一改得不成功怎么办?新丽传媒算是“编剧中心制”的体制,在这种体制下,肯定剧本要做得比较成熟、完美才敢开机。拍摄的时候当然不排除个别的微调,但是一定要以剧本创作为基础,不能说有颠覆性的、大幅的调整,这样最后出来还是有很大风险的。

本站:你们是不会出现本子不成熟就开机的情况?

曹华益:不会,当然之前可能也会有一些特殊情况,我觉得应该说以后恐怕更加不会了,因为我们尝到了甜头,包括《大丈夫》、《辣妈》、《悬崖》,这些成功的剧目都是有完整的剧本之后才开始拍摄的。包括《北京爱情故事》,有些人说导演临时给佟丽娅加戏什么的,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这些演员加盟之前,我们就给了全套的剧本,拍摄的时候陈思成导演是完全按照剧本拍摄的,根本就谈不上说跟佟丽娅好了就给佟丽娅加戏……这完全是一派胡言,镜头光打得好一点,时间可能停留的稍微长一点,但根本没有改动剧本。

本站:你们现场对导演有什么要求吗?比如导演不能随便改,有这样的要求吗?

曹华益:也没有这样。一般我们都找一些比较信任的、艺术水准比较高的导演,比如孔笙、沈严、姚晓峰、刘进……他们都是非常好的导演,有好坏判断能力吧,导演觉得不舒服的肯定也会提出来,跟演员甚至跟编剧商量,这种小的调整是很正常的。编剧、导演、演员的角度都是不一样的,有时候大家这种属于业务的探讨是非常正常的,真理愈辩愈明,这都是正常的合理的;但不会出现那种剧本特烂,现场发动群众,找段子,凑段子来拍摄的情况。

本站:好像不少业内人觉得,生活剧都是有了一个好的创意,一个大纲,扎来大牌演员然后就开始拍,反正也卖的不错。

曹华益:反正我经历的,包括《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大丈夫》、《辣妈正传》、《我的父亲母亲》、《北京爱情故事》、《相爱十年》,基本上就是完全按照剧本来的,有小的个别台词、个别剧情正常的调整,有的根本就没有。像《悬崖》这个剧本,一句台词都没改;《大丈夫》也基本上都是按照剧本拍出来的,一句台词没改……我说的是我们的情况,我们是这样的一种模式,人家有别的流派,大家百花齐放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可能笨鸟先飞,先把自己的剧本做得时间长一点,扎实一点才敢弄,有些可能就艺高人胆大。

本站:这样也保证了你们的成功率和精品率很高,你们的重点项目没有什么跑偏的情况,这大概就是你们把控风险的手段。

曹华益:确实,主要是把剧本打磨得比较成熟了,然后再做第二道程序,我觉得电视剧的创作是三度创作,以编剧为主的剧本创作阶段是一度创作,这里面可能导演要介入,有时候可能演员也要介入,策划人、剧本、制片人大家都要介入;写完了之后交到导演手里,开机以后是二度创作,这时候主要是导演和演员之间为主体了;拍摄以后后期创作,后期制作是三度创作,这时候主要是以导演、剪辑、音乐、制片人为主。主要是这三度创作,这里面肯定剧本创作是基础,是一切的基础。

本站:其实《大丈夫》的演员阵容已经够强大了,但是制作依然很精良。很多人都说,演员片酬高,制作水准无法保证,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呢?

曹华益:对于一部良好的作品,我们希望达到形式和内容的完美统一。其实业界有些呼吁,我看了也不是特别认可,现在演员的片酬是很高,占了预算的很大部分,但倘若在制作方面稍微投入多一点,水准就能有明显的提高,这样何乐而不为呢?有些电视剧给一个演员很高的片酬,然后制作上面就开始不讲究了……我觉得这样不好。其实制作方面用一些上档次的东西,花不了太多的钱,跟演员的片酬比太不值一提了。

本站:你认为演员的高片酬与制作精良并不冲突?

曹华益:不是不冲突,仅就制作而言,制作精良并不是花费甚巨的一个事情。演员的片酬是另外一个问题,高也好低也好,大家自有公论;制作这块东西,我觉得它的投入是完全合理的,是必须要投入的了。

谈市场:旗帜鲜明地做主流商业剧 不要“捏着鼻子赚钱”

现在的电视剧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公司比较低调、比较宅,不会长袖善舞,也没有什么特别强的公关能力和发行能力,所以就更要求要把内功练好、产品质量特别过硬。

其实对我来说,拍特别雅的作品不是很难的事情,特别俗的戏也不会特别难,最难的就是雅俗共赏的戏。我们是想走出一条商业化创造的路,想做主流的商业产品。所谓“主流商业”,我理解的实际上是一个市场的最大的公约数,就是你得服务于最大范围的观众和客户。任何一个有悖于这个的、服务于小众的都不行。

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

新丽传媒并非在市场上一直顺风顺水,也曾经出品过不少叫好但不叫座的电视剧。通过在市场上不断的总结与思考,曹华益表示,自己要旗帜鲜明地做主流商业剧,不故意在电视剧上附庸风雅、卖弄艺术,但也绝对不会“捏着鼻子赚钱”,雅俗共赏、叫好又叫座,也即他对于自己出品的电视剧的定位——“品质大剧”。

本站:感觉新丽传媒的成品、优品率很高。

曹华益:我们公司现在开发选题、约稿的电视剧项目比较多,但不可能约一个成一个,肯定是有淘汰制的。有的成熟快,有的成熟慢,所以必须得有一个量的积累。我们常年有几十个项目,当然这里面有重点项目,有些待开发的,还有带试验性质的,各种各样的。接下来除了像《辣妈正传》、《大丈夫》这样的都市情感生活剧之外,还有谍战戏,比如目前正在云南拍的《二炮手》;古装戏是我们的强项,现在主要是和流潋紫合作,有《如懿传》,琼瑶的《新月格格》也要启动了;偶像剧方面,《北京爱情故事》会做系列,前一部年龄偏大,新一部会比较偏年轻一些;还买了台湾《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版权;像针对年轻受众的偶像剧,我们也在研究并且试图进入,但偶像剧在中国还处于市场培育和创新的阶段,只能找到合适的平台后再做……但是我们不管什么剧,都要有人物,我们的戏如果只有情节没有人物的话是不会做的。

本站:这些年老牌的影视公司逐渐沉默,新公司虽然占了市场但是得不到口碑。新丽是一个口碑和市场表现都很好的公司,你们对于自身出品的电视剧定位是不是有明确的要求?

曹华益:现在的电视剧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公司也是比较低调比较宅,不会长袖善舞,也没有什么特别强的公关能力和发行能力,所以就更要求要把内功练好、产品质量特别过硬;再加上我们是个民营制作公司,合作签约的编剧和导演也都有一定的诉求,所以决定了我们做这种“品质大剧”的路子。幸好的是,市场上这种剧比较缺,好多公司也不愿意下这么大的功夫好好做一部剧,因为做有品质的大剧真的很累;有些人还是喜欢做一些快餐,或者做一些短平快的,北京话讲“捏着鼻子做事”,为了一些利润违背自己的喜好去做事,这个确实是挺痛苦的,我们还是想做一些我们喜欢的东西。《父母爱情》这种选题以后恐怕不一定会做,我们还是要多培养像李潇和秦雯这样的编剧。像《辣妈正传》不是个大的作品,但是没有要求这种剧拿奥斯卡金像奖,只要观众喜欢,大家开开心心的,就也觉得很好了。

本站:现在有些公司在做剧本的拆解和组合这种工作,做桥段库,最后对不同的桥段进行重组,好像市场也还行。

曹华益:我们不会做,我们都比较笨。我是旗帜鲜明的就打出我们要拍摄制作“又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原来我都表述了,所谓叫好的作品,对我来说不是很难的事情;特别俗的戏,比如《封神英雄榜》这种的,对我来说也不会特别难。最难的戏就是雅俗共赏的戏,市场上也叫好,大众口碑也好。“叫好”是第一位的,这就是精神产品特质——恒大冰泉矿泉水和娃哈哈谁市场占有率高谁就是最好,但精神产品不是靠资本就解决一切了。我们是想走出一条商业化创造的路,想做主流的商业产品,也都还在摸索。所谓主流商业是什么意思?我理解的实际上是一个市场的最大的公约数,就是你得服务于最大范围的观众和客户,是这个意思吧?任何一个有悖于这个的、服务于小众的都不行。但雅俗共赏的东西最难做,所以我想要攻克它、掌握它,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本站:上市公司都要求产量、要求性价比,所以会拍一些快消品。新丽传媒也马上要上市了,会有这方面的压力吗?

曹华益:没有,从没有,因为条条大道通罗马,有些公司通过拍一些快消品盈利,我们拍一些相对奢侈一点的,少而精,最后殊途同归,大家都有收获。对我们来说,拍那么多压力山大,干嘛呀?我还不如拍拍《大丈夫》、《辣妈》这样的,我挺愉悦的,发行也不愁,那不也可以嘛。

曹华益 曹华益:尊重编剧要有实际行动

审美更新,是近年来电视剧市场频繁出现的词汇——由于价值观和知识结构的不同,讲求现实观照性与审美品味的电视剧越来越不被观众接受;而讲求传奇性与故事性的电视剧在一片骂声中逐渐成为市场主流。在这场更新中,越来越多的老牌、大牌影视公司蹒跚而行,距离市场越来越远,出品剧目规模化并且能兼顾市场与口

热门文章